萧起弦落

【狗晴/all晴】饮鸠止渴.一

#狗晴以及日常的all晴
#一个小开头,猜猜结局?
#↑好了就是懒得一次发完的恶趣味而已x(ノ=Д=)ノ┻━┻
#半架空的现代背景希望不嫌弃
#画风迷炸
#开始了?




一.

异国他乡总是不比在记忆中渐被淡忘的家。现实并非是样样不如,但即便连那故地的实质都消失,回忆也可为虎作伥,美化曾经,挑出习惯中一件件不顺心的烦琐来。

比如天气,比如日常。

京州的天气总会让他想起远在千里外的故园。指尖顺着排版熟悉的黑色字体逐句下划,他终于在平放上桌面书籍的角落里找到了那个名字。很不起眼的小地方,让他在张口的同时,咀嚼出了被寒气捂出的湿冷,带着丝缕黏腻的甜腥,还有谁的气息,若隐若现。

是那里特有的味道,也是他的味道。

这个由记忆作证的认知让他合上书本,将目光移向窗外,以压抑成惯性的欲望。灯光刺得玻璃上只能映出一小片儿影像,铺满了柔软的白色。

他已经逃得已经足够远,也足够长了。在这异国的寒风里,还要伴着这熟悉的欲望吗?还要独自安眠多久,装作充耳不闻?

总部已经在催了。

他捏捏鼻梁。镜片摘下来后对他的影响不大,平滑镜面上反射出的,是对面的星点灯光的第二次反射,依旧清晰得令人嫉妒。

窗外已经不像是澄澈的蓝色,处于高纬度的城市在秋季就显出黑暗来。五点刚过,天光几乎全部敛尽。黄昏暗影中,灯火愈加明亮,映照着灯下如织人流。

处于这个边界模糊沼泽正中的一家大楼顶层,是家图书馆,他在夏季无数次光临的地方。现在他的心思不在这里。

伴随咔哒声打出的淡蓝色火苗摇了几秒便被重新扣入盖里。他站起,欠身时微拢带鎏金边儿的大衣衣摆,拉开门,朝不远处坐在柜台后的小姑娘点点头,就要迈步离开。

“晴明…。”

很小的声音制止了他的动作,他转过头,看到那个叫蝴蝶精的小姑娘担忧得看着他,沉默了会儿还是努力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笑容。

“那个、路上小心。”

“好。”

他终于得以呼出口气,露出不管是他还是她都已经习惯的笑。

“我会的。”

他准备迎上去。

二.

他是在报纸上看到的他。

下午五六点钟,虽有隐约红霞携着漫天渐西渐绚烂的色彩铺垫,他却总觉得不如单一的红好看。艳阳仍未落下,时间已经是深秋,但在这个层层包裹下的小城里,是连树叶都没被刮下几片。残余的暖意麻痹神经,等回过神来时,指尖却差不多冷得像冰。

午后慵懒的时光快要接近结束,咖啡馆里只剩音乐缭绕,偶尔夹杂些窃窃私语,由着暖色灯光透出镂空花纹,平添几分温馨。他却觉得冷。

是从身体深处隐晦角落一点点蔓延攀爬的冷意,令他不动声色打个寒颤。明明思绪清晰透亮得令人眩晕,却根本无法控制这突如其来的刺痛,无法辨别这股寒意里究竟是含着欣喜,或是…绝望。

隔着久远积尘的时光,他终于再次见到了那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孔。是被时光宽容厚爱的模样,却不像是存在于他的记忆中。

虚幻,恍若泡影,给他一种世上根本没有存在过这样一个人的感觉,令他又捏紧了手中薄薄的一张纸。

抬起手臂背着阳光,纸页上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他努力检查记忆深处的一张张底片,却茫然地发现一张都对不上。

桌面边角包裹着布料,洁净瓷杯中的深色液体有几滴溅在桌面,沿着其上绣缝纹路缓慢伸展,形状怪诞。他从报纸上那用醒目大字写就的版面移开目光,仔细勾勒那污渍。

他已经快要忘记他了,虽然有自欺欺人的成分在里面作祟,但仍可在见面时给自己列开足够充分的理由上前说一句初次见面。但想见的欲望如此浩大,令他防不胜防。

想见不相识。

他蓦地想起那个他,似乎曾经在哪本书的扉页上一字一顿写出的话。他记得他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温和,清澈得有碎光浮动。也是午后,蝉在树荫里鸣着,阳光眷恋抚上他的发,浅浅的白与金融入光晕。简直,就像是要飞走,乘风而去,再不相见。他记得他当时是下意识伸手,几缕银白发丝因风从他的掌心滑落,然后是失落。他没发现,依然端坐在桌前,手腕移动,笔峰青涩,嗓音润了三月春风,凉而柔。

时间回溯,画面清晰无比,被时光装裱在他心底,不想玻璃却在意料内碎了一地,直直插得见血,叫他不能,不愿最先叫出声来。

咖啡凉了好一会儿,桌面上的污渍已被布料吸足,只待缓慢化成相同温度,解决不容的水分,然后同化。

谁能想到,又能看出来这曾经是洒了一大片如血迹咖啡渍的地方呢?总会被时间淡化罢了。

入口时已经是了温吞,他含在口中敛下眸,半响才缓慢咽下任它流入胃部。又忘了加糖,回味时苦涩刺激味蕾,他偏偏成瘾般喜欢上了这个味道。

人总是在被推着走,不管是迫不得已还是其他,总会改变。

窗外粼粼的波光映入眼帘,他的唇角无声勾出个弧度,晃碎在咖啡里。

他想见见他。


——————————
翻了翻码的字假装有车。
不会太虐?…总之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渣子。
呐呐放心是糖?
给小天使们比心♡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