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起弦落

【萧疏寒中心/RPG】入局

#RPG游戏我也实力ooc
#算了就这么蠢着吧。救不了,死了。
#全员黑化设定【在你打出BE的时候。
#准备好了吗? ok。

【欢迎进入游戏,请问已经做好入局的准备了吗?】

【开始】

【您是[萧疏寒],身份为[^&#%$]。】

【您处在[武当山]的[弟子房舍]内。】

【房舍内罩着一层薄灰,被褥整齐,床头有小柜子。桌椅正对着雕花木窗,窗户关着。】

【要打开小柜子吗? 是/否】

【您打开了小柜子。】

【获得[手札]x1。】

【[手札]并不完整,封面上左下角写着[萧疏寒]三字,笔记疏廖,墨迹已干。】

【“今日醒来似有所感,梦中所见悉数遗忘,却总觉是什么不应被忘记的。心底怔落,精神略恍,对练之时一时未防,使得师弟的剑划了腕。实是不该。”

“腕部伤痕已不显,师兄仍坚持要我停练两日。他言练剑之人腕部灵活最甚,不应落下病根。与师兄别过后在树下看到师弟,他抱着剑盯着门一言不发。知他心有自责,上前欲开口,却被塞了一包蜜饯,抬眸时已不见人影。还有抄经书的任务在身,出来后再谢罢。”

“自小体弱不知多少良药入口,苦涩也罢,总能挨过。几日下来抄完经书离了阁,师弟又递来一纸包。不愿抚了师弟好意,谨慎将纸包安置在桌上匣中。师尊忽有唤,不知何事,归来再记。”】

【[手札]只记录到这里,剩下的尽数被人扯去。】

【被褥下什么也没有。】

【桌面搁着笔墨纸砚和剑匣。】

【看起来是很久没有使用过,砚台里的墨已经干了,积了层厚厚的灰,还是不要动了。】

【笔架上挂着把铜钥匙。】

【获得[铜钥匙]x1。】

【剑匣被人保存得很好,半点尘土都没染上,在这落满灰尘的房间里显得有些怪异。】

【打开剑匣吗? 是/否】

【您打开了剑匣。】

【剑匣里充斥着血腥味,有呈现殷红色的干涸血迹。剑托空着,里面堆满了碎剑残片,看下来约莫有四五把剑的残片被收集到了剑匣里。】

【要翻翻看吗? 是/否】

【边缘或多或少生出暗色锈迹的碎片被拨开,埋在最底下的,是一柄开了刃,闪着寒光的完好的剑。】

【雪亮的剑刃映出匣壁上曲折的红痕,像是一条不断扭曲的红蛇,令人遍体生寒。】

【仿佛被蛊惑般,身躯根本不受自己的意识控制,不断靠近剑匣。蹙眉咬紧了舌尖,绽在口腔里的血腥却没能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像是将身体和意识的分裂,却莫名有些熟悉。】

【“嘶…”。】

【手触到剑刃的冰凉没能使动作停下来,指尖很快便被剑刃划伤,血蜿蜒在如雪白亮的刃上,落在匣底暗红的绒上。】

【好像看到满树的粉花落了一地,树下的人白衣上绘着鹤纹,被人拿起的手腕上经脉一鼓一鼓往外挤着血。面前看不清的人低下头将唇贴在伤口处,冰凉滑腻的触感流连在炙热的红色上。】

【“不要…师兄…”。】

【本就斑驳的幻境被背后开门的吱呀声撞得支离破碎。】

【手脚冰凉,连与身体分裂的意识都开始模糊,腿发软,支撑不住身体。膝盖触地的闷响传入耳里,却没有觉得疼痛。费力眨眨眼,眼前一阵阵眩晕。】

【好像摔进了一个人冰凉的怀里,朦胧中仿佛有谁轻抚过脸颊,低叹了一声,伴着喃喃低语。】

【“你不应该拿剑。”】

【恭喜您达成BE结局.1[不知不晓]。】

————————————
简单来说就是在你乱摸时,你啥都不知道就死了。【…
乱摸真的会死人。真的。
以后几个应该都是乱摸导致的惨死。【如果有以后的话。
记得存档唷。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