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起弦落

穿越是为了更好ooc【萧疏寒中心.4】

如题,一只掌门穿越的故事。
穿越仅仅是为了更好得崩人设而服务。
这儿萧洛,智商一定定且不怎么高,所以整片下来可能无脑无逻辑,打斗无能阴谋无能。
望见谅。
严重ooc,bug预警,看完几段如有不良反应请赶快退出。
慎入。
可以接受吗,我们开始了。
————————————

4.
实际上掌管,或者说令这具萧疏寒从不熟悉的身体变得从心而动,不算是什么难事。视角低了不止一点,所见所感所闻皆是新体验,这也算不上什么。现在重要的,是郑居和口中的“小师弟”。

他自床沿起身,过桌前时略顿,轻捧起被拭得无尘可寻的剑匣,稍低首负于背。整好衣物,他的目光又微微垂了下去,顺着将被压在剑匣下的书本合上,朝郑居和轻颔首。

时间并没有更改,甚至还退回了过去。年份对的上,日期却不对。

萧疏寒确定自己是没有关于这个“小师弟”的记忆。那么,这是独属于这个世界的变数,还是其他?他现在的情况就像是一白玉茶壶,内里被某种不可抗力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由凉茶换成了冰水,外界无从得知。

午后落过雨,不久前才停。沿着走廊一路来,稍微侧头就能清晰看到叶上滚动的水珠。郑居和从在斜阳下闪烁的晶亮上略略移了移视线,就能看到在他身旁,与他半步之差的小师弟经风撩起的发丝。在屋内感受过的冷意散了许多,令整个人看起来乖顺无比。

好像,小师弟刚入师门时,也是这副样子?许是雨后风凉光线暖,郑居和任由自己的思维发散片刻。其实小师弟才是他们这一行居字辈里最乖的那个,不管是开始,还是现在。当然——这个“乖”不仅在于不搞事不旷早课,而是各方面都让他十分省心。

除了对掌门过于沉迷的状态。

郑居和马上回到现实。他觉得这个问题还是有必要再提一提。顺着这思路,他想起了小师弟被责令关禁闭前关系十分不错的萧居棠。

所以他开了口:“小师弟以前不是常常和小棠在一起吗,今夜山下有烟火,就麻烦小师弟带着小棠去了。”

萧疏寒张了张口,廊外正巧有弟子经过,刻意压低的议论声纷纷传来:

“江南那刘四公子又给邱师兄送礼物啦,听说这次是柄上好的玉扇呢。”
“那刘四公子也是厉害,这么久都没放弃,也亏得他能忍受邱师兄的冷气。”
“依我看,蔡师兄最近正躲邱师兄,刘四公子登门也不见,应是吃醋了吧?”
“蔡师兄什么时候不躲邱师兄了?他们俩一见面就得是气氛僵硬,非得刘四公子在不可。唉,没准他们俩真栽了。”
“刘四公子面容也算上乘,两位师兄栽了倒也不亏,况且人家一片真心在这儿,也没什么可议论的。”
“说的也是。听说现在山下还开了盘,就赌刘四公子会接受谁呢。”
“可以啊师兄,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
“好说好说…”

……

声音渐渐远了,郑居和像是被什么提醒,又补充一句,带着点隐晦的提醒:“小棠已经缠着我问了很久你被关禁闭的事,他说他正编的那册话本没有你不行。”

萧疏寒:“…好。”

如果萧疏寒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那么他这掌门之位才算是白当。但正是因为反应了过来,事实才变得令人难以置信——至少是对他这个已经被自己亲自确认了死亡的人来说,事情的发展已经有丝玄幻夹杂在里面。

以萧疏寒此为时间点,再往后推个千百年,他或许会清楚,这种感觉,是因为突然被刷新了三观而产生的。

但是萧疏寒不能存活于世那么久,所以他必须先接受并消化现在的这个世界的信息。这是个与他原本所在之地不尽相同,又有细微异样的世界,仅仅以他原本的记忆来对比,根本不能立足。

至少。萧疏寒敛下眸,目光愈冷清几分。他从未在药王谷见过此异域男子。

在他无言随郑居和穿过曾熟悉至极的走廊,至高台之上后,便能看到的站在白发尊者身侧的青年。

的确是自异域来。金发未束冠,着身不同于中原地区保守规整传统的服饰。或许是因为他与郑居和所站的位置太过凑巧,甚至能看到那人斜睨来时,一双经余晖笼着的湛蓝眸。那人的相貌也与中原不同,相比之下更为深邃,面容很美,却更偏向雄雌莫辨的那种美。

也许是曾他闭关时到来,所以未见过的猜想,在之前听得郑居和说,此人是不足半月前掌门在药王谷时掉入谷中后,快速消散。

…为什么会说这个世界的萧疏寒心系那异域之人?这才是令萧疏寒真正困惑的地方。

虽然世界不同,但各人有命,性格倒也不会相差到天翻地覆。萧疏寒的目光落到白发尊者身上,所蕴的感情也是淡淡的,近乎没有。如果是他的话……

渐入夏,进夜间风也凉上不少。似是觉出了冷,异域青年环臂轻轻摩挲几下,便见白发尊者揽了青年入怀,近乎怜惜在青年额上落下一吻,声音里是如水的温和。

“你还有伤,都叫你不要出来了。”

青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而低笑声依在白发尊者怀中。

“我想跟你一起而已。”

…??????

荒缪。

萧疏寒的眼前是这般清晰至极的画面,根本让人无法不去怀疑自己眼睛。但怀疑也就是一瞬,因为这就是正在真实发生的。

他垂在身侧掩在宽大袖中的手指节微颤,复又平静下来。萧疏寒稍稍侧首,看得到身旁的郑居和一如既往的温和笑意。

不是强装出来,而是自然无比的,仿佛面前所发生的一切不值一提,或者是已经看过很多次,连最开始的惊讶都没有半分。

再配上面前这幅冲击力太过的画面,十成十的维和。

郑居和丝毫没有觉得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有什么不对。因为职责在身,每次他来寻掌门时,那青年跟掌门的互动他全都看在眼里。掌门喜爱上了一位身份不明的异域青年,虽然青年身上有莫名的伤,而且比女子还娇弱,但这没有什么问题,一切都很好。掌门性情的改变,只能让他感叹声不愧是情爱的力量。

在看到平台上这一幕时,他下意识盯住了身旁的小师弟。还好,他的小师弟终于醒悟了过来,没有前几次的冲动。如果一切都能回到原本的相处模式,那实在是能令他倍感欣慰了。

武当未被毁,大家都好。

然而萧疏寒现在一点点欣慰都没有。甚至,他还能觉出冷来。

冷气顺着手指尖蔓延到手腕,顺着血脉入体,冷彻肺腑。

他们,真的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吗。

萧疏寒缓呼出口气。
————————————
萧疏寒现在状态:三观被刷,并且并不打算接受新三观。【不
谁都不能阻止我嫖掌门,萧疏寒自己也不行!【???
搞事第一弹嘻嘻嘻。x
液。
以及,有爱搞事的小天使帮我想想那个异域青年和刘四公子的大名吗…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