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起弦落

穿越是为了更好ooc【萧疏寒中心.3】

如题,一只掌门穿越的故事。
穿越仅仅是为了更好得崩人设而服务。
这儿萧洛,智商一定定且不怎么高,所以整片下来可能无脑无逻辑,打斗无能阴谋无能。
望见谅。
严重ooc,bug预警,看完几段如有不良反应请赶快退出。
慎入。
可以接受吗,我们开始了。
————————————

3.
这世上从未有过长生不灭之法,萧疏寒是确定的。

即使是如他这般似面容永驻,却早已发覆霜雪,洁白清寒得令人一眼看去便会觉得眼晕。生老病死,既然是人,总是逃不过。被誉为仙人之姿又如何,萧疏寒自知自己身体的各个微小变化,如杯中之水入口,滋味不容他人来揣测。

他终归也是凡人。

大道三千,他证道,问天问地问心,不愧此生。万物生荣瞬灭,殊途同归。所有的道法,在最后终归于尘土,回归本质。他的道通向末途,无人作陪。

萧疏寒也曾看过些江湖上畅谈的话本,也知人死后要渡忘川,过奈何,饮下孟婆汤,舍去人间种种,再入轮回。

结局该是如此的。

至少…不该是现在这样。

……

这是一双属于少年人的手,骨骼尚还差些才能堪堪定型。根根指骨上覆着恰到好处的皮肉,肤色偏白,是玉石般的色泽。指腹虎口皆有层薄薄的软茧,五指虚拢时,动作略有艰涩之意,许是伤了腕。

这样的一双少年人的手,长在谁身上都行,就是不可能长在他的身上。腕部受伤,伤在谁腕部都有理可说,偏伤在他萧疏寒腕上就是说不通。

但是眼下,这不可能的事,说不通的事,全都发生在了他身上。

萧疏寒只觉得荒缪,带着丝说不出的古怪。

他醒来是在一间房舍,一间属于武当弟子的房舍。许是有人救了他——这样的念头在萧疏寒完全恢复感知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手,不止是手,全身都仿佛缩水一样小了不止一圈儿,连带着的还有内力。不是被压制,也没有被什么药物散去功力,而是本就那么多的内力。他感觉得出并没有束冠,垂在肩头、落在胸前的发丝,是与他原本的银白相对的鸦黑。

…不是他。

这样的一具仅仅十七八岁的,身着鹤舞衫的,青丝墨发的身体,不是属于他萧疏寒的。

世上真有借尸还魂之法?

窗外光线正偏移几分,和着细小飘飞的尘埃融进暖光,映照在不属于他的这双手上。萧疏寒的目光落这双不熟悉的手上,罕见的生出许迷茫。

有扣门声传来,停了一歇,门吱呀声被人推开了半扇。他坐在床沿,微抬首视去。来人身影入眸,令萧疏寒的瞳孔微不可查得一缩。

推门而入之人身着他再熟悉不过的服饰,因是逆光的缘故,周身似拢着层浅淡的光圈,视线落到他身上时顿了顿,带着丝同光圈一般暖融的同情与怜悯。

…同情?更加古怪了。萧疏寒想。

郑居和其实是并不想接下这份苦差事的——武当上下谁不知道他新来的小师弟一门心思念着掌门萧疏寒,执着到自表情语气皆模仿的程度。更别提掌门从药王谷回来,身边多了位形影不离的男子后,小师弟看出什么端倪,更变本加厉。情之一字谁说得透?郑居和只盼着这几天的禁闭能让他的小师弟醒悟过来,脱离苦妄。虽然不大可能。

因着这一系列鸡飞狗跳的事件和禁闭,端午节来临时唤小师弟出房间的任务,弟子们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将其放在了大师兄肩上。

郑居和只得站在了小师弟的房门前。他设想过很多小师弟的神情,却没想到他所看到的面上表情其实没多大变动——在他眼里,小师弟已经有些古井无波看破红尘之意——松松舒了口气,郑居和又略有些担心。

郑居和说:“小师弟,端午之前,禁闭就已经结束了,你不必如此。”

然后,他看到他的小师弟抿了抿唇,视线中稍有些讶异,却没说话。

无声叹口气,郑居和又说:“道自人心,小师弟还是尽快抽身的好,掌门他…他身旁便已是他心之所系了。”

这次不再是讶异了,郑居和觉得他的小师弟周身似乎都冷起来,眸静得像潭水。郑居和难免有些恍惚:这副样子,倒像极了掌门。

萧疏寒…

萧疏寒觉得自己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
萧.小师弟.暗【明】恋掌门.疏寒:…居和你看着我的眼再说一遍。
下章开始认认真真搞【崩】事【皮】。
液。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