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起弦落

穿越是为了更好ooc【萧疏寒中心】

如题,一只萧掌门穿越的故事。
穿越仅仅是为了更好得崩人设而服务。
这儿萧洛,智商一定且不怎么高,所以整片下来可能无脑无逻辑,打斗无能阴谋无能。
望见谅。
严重ooc,bug预警,看完几段如有不良反应请赶快退出。
慎入。
可以接受吗,我们开始了。
————————————

1.
还是来了。

萧疏寒这么想,身却未动,神色也没有改变多少。他仍然脊如竹挺直站着,仿佛仅仅是换了个地方——从金顶到了太和桥。

但又不仅仅是这样,日常里巡视的弟子皆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面前着再熟悉不过衣锦的人群。

没错,人群。

毫不掩饰的呼吸声已经暴露了行踪,躲藏暗处的已经没了多大意义。而统一的黑衣袖口衣摆处因在充足光线下更能觉察出的纹饰,早已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也许是刻意为之。毕竟,死人是不会告密的。

这又算得上是什么秘密?皇帝对武当出手,虽在意料外,却在情理中。

帝王总是多疑。江湖势力太大皇室危机感加重也好,武当真的威胁到皇室利益也罢,以绝对的数量和武力来围攻武当,这劫终是难逃。

若问萧疏寒以自己一人之力应对皇室人马,有几分胜算,他可能沉吟良久,然后说,一九。

比例过于悬殊,却也不是全无希望。况且这场围攻,最终目标只有他,而非武当全部。所以他亲自布局将武当上下弟子皆调派别处,只为将意外降至最低。

毕竟,以萧疏寒一人,来换整个武当重归安定,惨烈地合算。

2.
……

或许人在死亡来临之际都会下意识回忆起从前。

萧疏寒微阖目,掌所按腹部伤口有温热液体不断涌出,湿了袍与指尖,甚至从指缝间漫出。口鼻皆充斥血腥气息,抑得极低的喘息锁在胸腔,喉部涩灼之意生生阻了气息正常通入。

他已发不出任何声响。

映入眸的景色都像笼了片雾气,萧疏寒只能看到自下颔落下的红色朱玉在几缕光的映照下好看得要命,于洁白的桥面上汇成小小的一洼,一块不规则的血玉成型。

他也曾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玉石,却不是朱红,也比这要小。上面也不像这块半丝条纹都无,刻的是朵花的模样。然后这朵花在江南细如丝的烟雨里被他交到另一双手上,另一把名剑里。这花开得慢,等他和两个熟悉的影子踏了青游了船,等这两个影子细长的胳膊重叠,花才开了一半。只是花苞刚打开就迎来霜降,花开的更慢。断断续续的笛声绕着没长多少的茎叶打转儿,叶片舒了舒,随着被雨敲出的节奏伸了伸,却还是抵不过浓稠夜里的一把大火,燃得像流动的血。在炙热里催熟的花终于次第开放,像是被火燎去了全部颜色,漂成了完完整整的素白,终于融化,成为玉的一部分。

最后碎入一地金光里。

他的思绪已经陷入一片沉沉的暗,没有波澜,没有起伏。就这么一支白的要命的花探出来,看不出什么柔软易折。

分明已经死了,萧疏寒因这一枝散着白光的刺破黑暗的花闭不上眼。他什么也没说。这时候说什么也没人听得见。

萧疏寒就这么不带任何思绪得看了会儿这花,一个恍惚,总算是想起来这花是什么。

他探出手,宽大的袖摆好像撩过水流,有点重。但他的指尖还是触上了那花的一片花瓣,喟叹声无量天尊。

这花,是雪莲。

————————————
在考试与开学前放飞自我.jpg
在七天假期作业没写的边缘疯狂试探.jpg
下章穿越。
液。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