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起弦落

粘着系男子安倍晴明的十五年【上】

#主博晴,副all晴
#ooc得要死,文笔也渣到不行
#新年第一波甜文
#是糖是糖是糖,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如果可以,开始了

零.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回信还没有来,回信还没有来】

面前是摊开的平整宣纸,熟软带着清新气息。
由一扇门落下隔开庭院中喧闹,他思索半响,终是抿住唇边笑意提笔。
只是奇怪,在他放下折扇准备拿笔时,忽然间感到一阵说不明到不清的心悸,却很快无踪。

一.
【第一年是不顾一切的,每天每天不停地写着。执拗的舔着邮票的背面,向你而去吧!我的唾液(心)】

崭新的小豪沾足墨汁,不入水也够得上透亮。如玉雕琢指尖轻附坚硬笔杆在墨迹间一字一顿,夹杂碎光穿透发间停驻于片片阴影。
直到铃鼓声响有节奏响起,带着急促,让一大片阳光毫无保留得倾泄在蓝白狩衣的鹤纹上,打破了静景。

在摒弃了所有信手拈来的词汇后,你喜欢这些真实的话语吗?

“晴明大人是不是很忙…?”
“抱歉,有事耽搁了。我们出发吧?”
“但是、但是,斗技已经结束了啊…”

二.
【第二年是不顾一切的,到了家里着火都没注意到的地步。从衣服的下端开始一路烧了上来,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只剩下领子了】

就算是知道那些小家伙们会弄成这样,他对上面前一排标准土下座姿势,圆溜溜似乎还含着愧疚的眼睛,本想责备的话噎在喉间只余一声复杂轻叹出口。
只是披着外袍仍有些凉意,他轻按额角,挥挥手索性全权交给一直站在身侧目光灼灼的姑获鸟,然后快速转身进了那间其实已被凤凰火焚烧殆尽的房间。

给你的信一刻也不敢停下。
你收到了吗?

“呐,晴明在找什么?”
“神乐?唔,没有什么,马上就找到了…在这里。”
“…盒子里的,是信?”

三.
【第三年已经得心应手了,已经达到了文学的领域。在lof上把诗句贴上阴阳师标签发出后,加我好友的人一下子达到了上限】

阴阳寮已经爆满了。
几乎是每张寄出的蓝符和黑符都会有回应,就算是没有召唤,寮周围也总围着群小妖。
当然,这些他不知道。他只觉得最近那些大妖来往过于频繁,不得已只好借了八百比丘尼的房间来继续未完成的书信。
折好信封时自然会面对桌前似乎深不可测而且不知活了多少年仍是少女模样的人,对上她恍若看透一切的了然视线,他轻呼气展蝠翼遮起半面。

啊呀,似乎被看穿了?
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

“晴明大人,在心里惦记别人的年龄可不是件礼貌的事情哦?”
“被你发现了”

四.
【第四年向杂志投了稿,这已经发展成社会问题了,决定了要出版诗集,我把上班族的工作辞了】

拉开纸门时,他余光扫到神乐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刚直起身就被对面的八百比丘尼搭上肩膀使力按了下去。
他不确定是不是八百用的力太大或是怎么,在纸门隔绝了两个世界后,他隐约听到了谁压抑的抽泣。
夜风确实是冷。抬头时,院中从未有过枯萎迹象的樱树一如往昔飞舞着花瓣,伴着清脆铃声夹杂点点晶亮。
待一对黑羽的温暖袭来包围住他,一双手替他抚落肩头粉白,他才后知后觉得侧头道谢。

如果看到我这样做,你大概会生气吧?

“晴明,外面下雪了”
“恩…去拿屋里的几坛酒吧”

五.
【第五年我已经是职业诗人,在年轻女性当中特别受欢迎,但是我可是一心一意的。其他人在我看来,就像是从商店里赌错的御魂一样】

酒吞一向对他的做法不置可否,但暗含讥讽的话,也总会有那么几句。尤其是红叶在的时候,场面简直是让人不忍直视。
毫不意外又是一场争执。
他慢悠悠搁下笔研墨,树下的两人却还是没有要消停的意思。有着黄色羽翼的童女在卷轴堆旁踌躇了半天,还是红着脸向他要了一张写有他名字的纸。
只是他递过后,庭中似有似无投向他的的视线更热切了几分,却也终是在那鬼王拿了酒拨开桌面卷轴时匿迹。
扫过酒吞阴沉面色与不远处又一次被人气走的窈窕背影,他敛下眸暗自轻叹想着再度执笔,手边已经被撂下了酒盏。

如果你在,是不是这场景,就可以让我私心换作是我们两人?

“汝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不知什么答案能让你满意?”

六.
【第六年身体坏掉了,诗已经超过两千首。全身的骨头没有没断过的,全身的内脏没有没坏过的】

起因是一场探索。而已。
寮里因为即将到来的庆典忙了起来,只有他闲坐院中。看着神乐忙碌背影与疲惫扑到他怀里的面容,就算是再怎样,他也不甚自在。
只是一场简单的探索,让精于占卜的八百比丘尼未来得及匆匆整装,就迎接到了他的归来。
是在仅余一只鬼手的大妖怀里,他紧闭着双目,银发掩上半面无光泽垂落在大妖胸甲上,让沾染血迹的灰尘掩盖原来衣裳样式,狼狈不堪。
所有人霎时沉成一片死寂。直到连掉了伞也不顾,带着粉红色金鱼挂饰的小姑娘跑上前。
那晚萤草掐断了好几根蒲公英才沉默的扶着同样脸色苍白的蝴蝶精从他的屋里出来。
没有人去问茨木,就连大妖日夜不离他的房间,连他清醒之后,八百比丘尼也只是拦住了要上前的神乐,指压唇轻嘘。
屋里,茨木简直压不住火气,一举手掀翻他就算在塌上也一直在写的东西,然后与他对视,直到大妖缓慢俯下身去。

我还是没有接到你的回信。
这里没什么大问题,要非说有,大约只有一个。
你什么时候回来?

“吾可以捏碎对面,怎么就是护不了汝?”
“你的手很烫,我在听。”

————————————
猜猜看有什么副cp?猜对没奖
附加解释:
三.对话意思大概是,八百比丘尼已经看出晴明喜欢博雅,在给博雅写信,但却无法提醒。余下点恶趣味看着晴明和其他式神互动
四.与狗子的互动是: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意境。毕竟下雪了
五.酒吞是个比较强势的,所以他对晴明这种温和派的态度最不耐烦。问答已经可以看出来
六.探索里的妖怪沾染了阴界的气息,而晴明刚好碰到茨木,于是一起。所以等八百占卜出来时,他们已经回来了。茨木俯下身是真的跪在塌旁边,所以他问了晴明,晴明也回答:但我可以感受,可以看到你,听到你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