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起弦落

好想死一死【all晴明】

#大约all晴明
#蝴蝶精视角
#继续渣文笔
#严重ooc注意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开始了

我是蝴蝶精,是晴明大人用一张蓝符抽出来的。
第一次睁开眼,在模糊破碎的蓝光中,我看到的,是他蓝白交织的背影,还有转身时遗漏的轻叹与紧扣住扇柄的发白指尖。
他好像不喜欢我的到来。
我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介绍自己或是挽留他,只能这么呆站着看他拉开门。阳光突然照进室内让我忍不住闭上眼往阴影里面缩了缩。等小心适应后睁开一条缝,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上前拍着他的肩膀,低头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别担心啦,下次肯定会出来的…”
…我不是被期待的那一个啊。
突然间狠狠呼出口气,身体里空落到我差点站不稳,只能两手握紧了一直陪在身边的铃鼓,尴尬又无措得杵在已经黯淡的召唤阵中间,死命盯着里面用墨迹组成的奇怪图案。
门被关上后只剩下了寂静和昏暗,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觉得腿站得有些酸,脚也有些麻。视线游移了一圈对上门,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克服恐惧去拉开,门突然被拉开了。
我吓得睁大了眼睛和门外的人面面相视,沉默了半响,还是她突然笑出声把我拉出去。
“嘛,你真的吓到我了”
她这样元气满满地挥舞着手中巨大的蒲公英,沿着快要日暮的走廊蹦跳着前进,一路上旁边的房间里似乎都有窃窃私语的声音。我吞了吞口水,忍不住跟紧了点。
“其实阴阳寮里的大家都很好的,不用太担心哦”
我应着点头,偶然在抬头的时候会看到她手上细细的草茎。暮色合闭时风大了起来,我有些担心上面软蓬蓬的一团会被风刮下来。
但是没有。
一路上根本插不上话,她终于推开一扇闲置已久的门,伴着吱呀声落下的尘土纷纷扬扬,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不好意思得冲我笑笑。
“抱歉,这里实在是乱了一点,而且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不如…”
“没事”
我摇摇头打断她,看眼黑洞洞的房间摇摇铃鼓驱散些死寂。
“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谢谢”
她似乎松了口气,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愉快朝我挥挥手准备离开。等我反应过来时,思绪已经快行动一步拉住了她衣角,而且已经问了出来。
那个问题,其实不问出来对谁都好。
“…晴明大人不喜欢我?”
是吗?
她又僵住了,嗫嚅着什么再显而易见不过的答案。收回手时我突然觉得有些冷,夜里的风这么大,她怎么感觉不出来?
是的。
果然不应该问出来。我这么想着就要给眼前的人道别,她却好像误会了什么,捏紧手中细细的草茎低着头嚷出声来,还刻意压低了些。我突然觉得她明明紧绷的脸上有泪。可灯笼鬼摇晃的光线实在太暗了,我怎么也看不清读不懂她脸上的表情。
……

————————
果然考砸了——而且明天是英语,好想死一死啊——
(´;ω;`)ウッ…
标题来自于一个已经放弃学【复】习【习】的学渣x

评论(1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