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起弦落

无趣.2【all晴明系列】

实在抱歉现在才发恩…迟来几天发的话不会被打死吧…?
#强行贺文
#继续ooc
#可以吗?开始了

荒川之主

无趣。
就算是阳光再怎么强烈,水底也一如既往得寒冷,水的深度曾达到阳光所不能及的地方。无论如何带着刺目或是强烈义无反顾地无声扎进水里,光束都会有所消减,熄灭,从来都是照不到,暖不透全部。
荒川之主一直都清楚。
当这种感觉席卷全身时,他只觉得惊讶,却并不意外。几千几百年,他熟悉这种感觉,甚至享受这种感觉,从无措到惫懒,疲于应对。
或许水本身就蕴含着极深极广的东西,隐匿于无边的蔚蓝经过层层叠加的调和,带着不为人知的包容顺从坠落着愈变愈沉重。
没入水底的瞬间,他注视眼前因为光线而透亮的薄薄一层水面,突然记起初次见面时阴阳师似藏着点点星光的眸。
似乎按下了暂停键,这个联想在不经意间触碰到了不知哪根弦,让他眯起眼,在不停重复回味的同时诡异地升腾起想要直面那人再仔细看一遍的冲动。
阳光仿佛在水面撒了层碎金,浮动的光斑凝聚试图挽留束困住午后懒散光辉,又因为水的波动或许还有他的一份助力不得已一圈圈散开,至使紧缚的珍宝破碎在,又待平静时再度复合。乐此不疲。
这种池塘即使再怎么大也比不上他住了很久的长河大江。
他是荒川之主,曾经统领一方,岂是这小小的阴阳寮可以困住的?
即便心甘情愿这种答案浮现过脑海不止一次,但说出来实在是可笑,或许还夹杂些他的不解。
虽说午后的阳光是最强烈的时候,摒除困倦后这种不温不火的态度固然让人有种莫名的烦躁。
荒川之主也并无耐心去干些什么其他的事情消除这种感觉,索性靠在岸边。但只是扫视一圈,视线自然就被那人所吸引。
倒是难得见人那样昏昏欲睡的样子,单手撑着脸颊时耳边的碎发因为呼吸有节奏轻微晃动,细密睫羽在眼下所打上的阴影让他控制不住想要伸出手去。
或许是目光过于强烈,那人略微皱眉,眼角殷红挑起的弧度,眸中所蕴含的水雾与碎光险些让荒川之主的动作僵住,甚至连呼吸也慢了半拍。
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眸光微暗,他沉进水面缓慢呼出口气,让摇晃着鼓起些水泡。
不解似乎有些释然。他好像有些明白为何自己会滞留在这,在那人身边。

如果让他成为我一个人的光。

———————
讲道理。向我家荒川这样是追不到晴明的meicuo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