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起弦落

无趣【all晴明系列】

#第一次发文见谅
#听说是all晴明…大概吧…
#小学生文笔,人物算网易,ooc算我
#能接受就开始了哦?

无趣。
这种奇怪的感觉,是在和煦暖风吹拂过衣角时感受到的。
给山兔顺毛的手停住,他抬起头。刚刚初春,院里硕大茂盛的樱树已经繁密而华美,伴着清脆的风铃,掩不住小孩子的嬉闹笑声,有时出现的哭腔也被姑获鸟的轻声安抚。午后的温暖确实让人昏昏欲睡,怀里的山兔难得没有东跑西跳的撒欢,头一点一点的打瞌睡时不忘攥紧手中的花环,柔软的雪白兔毛似乎吸足了阳光,抚过都会带给手心暖意驱走些寒气。
太过温馨的场景,也注定那些空落落的,茫然的东西突兀扎根心底会让人措手不及。但这感觉实在太过熟悉,曾经有过的东西终将一件件回归自身。
稍微,有些糟糕呢。
小幅度打开的蝠翼抵住唇,他敛下眸这么想着,掩住嘴角扬起的弧度,轻轻补上一句。
或许还很有趣。

无趣。
全身重力依靠着粗燥树干磨得后背生出痒意,酒吞心底突然冒出这么两个字。
动作微顿,轻哧一声收回一直停留在不远处的红叶身上的目光,他拽过酒葫芦对嘴再灌上一口烈酒,填不满心底巨大的失落与空洞。
究竟有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他不清楚。
当大江山的鬼王时,没有过;疯狂迷恋上红叶时,也没有过。
在被那个意想不到的人召唤后,酒吞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不像一个妖怪,也越来越不像酒吞童子。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想的更多的,不是红叶,而是他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他一直都知道的阴阳师的名讳,曾经威震四方。而现在,那个人正坐在走廊上,怀里是白色的一团,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柔顺的发被蓝色绸带束起披在肩上,或许是难得露出这种隐含脆弱的姿态,或许是阳光太过柔和,他竟然觉得那人隐约露出的后颈散发出珍珠一般的光,让他很想突然地咬上去。
曾经是因为红叶才对那个人刮目相看,却怎么也忘不了那时的眼神与深入骨子里的执着。
就算是被召唤后长久的相处或是习惯也好。
安倍晴明。
酒液带着醇香滑过喉咙浸透喃喃,酒吞舔过尖利的鬼齿,垂首细细琢磨,笑意越发张扬。

评论(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