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起弦落

无趣.5【all晴明系列】

#过年第一发
#对的就是我
#这一组超级棒的
#ooc注意
#开始啦

辉夜姬

无趣。
对她来说这种情感并不陌生,即便是随身携带着拥有回忆中那人笛音气息的竹子,也无法抵挡这种情感浸没四肢百骸。每每这种近乎令人窒息的感觉渐没五感铺天盖地而来,她总是默不作声得揽紧些怀中正盛的玉枝。
她向来不善言辞,不知道该如何去缓解,如何去与其他的什么人去说明一下,如何解释清楚。更何况,何人会停下听她轻声念诉这些无序且无关乎自身的东西?只有竹在夜下伴她静默。
时间的概念渐渐模糊,直至她被什么比月光更轻柔舒畅的东西吸引,百年来第一次踏出亲手布下的幻境。
“晴明…大人?”
有关面前人的所有信息在黑暗渐消光线透过她不安紧闭的眸沾染上思绪时已是都入了脑海。令她讶异的,是因竟只寥寥数语。文字平铺脑内似无丝毫厚度,难得的,她骤然生出一探那人的急切欲望。
视线随空灵蓝色灵力四散逐渐清晰,地上隐约仍有光亮的符阵寸寸显露。她抬眸,指小心捻着袖边,抿唇微息给自己鼓足勇气面对即将到来的光亮。
“…欸?”
没有感知到预料中刺目的光线,她眨眨眼,疑惑抬首。足够清晰的视线让她一眼便对上一双眸。
澄澈的,如夜下被柔软月光笼罩的竹林,颜色层层渲染至幽蓝。
想靠近些呢…这么美的眼睛,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她看到那双湛蓝的眸里渐起的笑意成涟漪,带了些无声息的柔,话语里似还有丝轻轻的喟叹。她听到他用好听的,尾音微到隐没在唇齿间的声音说。
“…辛苦了呢。”
是…在和我说话吗?
巨大竹节因她的不安轻晃。久到不知道从何时起,她的世界里只余回忆里的笛声和幻境里不停变幻的月,或晴或缺。有多久,没有听到过其他声音了?
不知道。幻境里的时间于她无法留下任何痕迹,只刚刚面前人清晰的一句话,就足以令她心底缓慢生出暖意洗去不被人知晓的疲惫。还能够,令她的心上,开出朵花来。
真是…太好了,能听到您的召唤而来。
她觉得眼眶微涩,长久以来只能说给竹听的悲喜无法倾诉,无处可吐,再上涌阻住喉间,令她在张了口的一瞬,失却所有言语。
鞋底与地面摩擦声响渐近,她看到身着蓝白鹤纹狩衣的阴阳师迎着她的目光而来,在俯下身的时候,银白发丝自双肩垂落,柔顺到不可思议,似乎还带着月光的碎屑。她看到那位阴阳师大人抬起手,宽大袖摆滑落寸许露出过于纤细被布料包裹的腕,指尖的温度轻划过她的眼角。
她听到他歉意的语气。
“抱歉…是刚刚的光太强了么?是我疏忽了。
周身的气息很令人心安呢。
欢迎回家,辉夜姬。”
…。
“晴明大人啊…”
她认真思索片刻,眼眸亮着郑重一字一顿,唇边有细微弧度。
“晴明大人,一直,一直都很温柔呢…
笛声是笛声,晴明大人是晴明大人。不同的。
大概…笛声是安抚。月光一样的,才是晴明大人。
并不是月亮那般触手不可及,真的,很温暖。”

—————————————
写到这儿才发现,我写每个式神的时候,虽然总的感情似乎不一样,但单论晴明对他们的影响来说。
晴明,是救赎。
以及,辉夜姬和晴明真的好治愈啊啊啊啊啊啊qvqqq
私心起名叫月光组。
再以及一下,tag真难打【bushini
好啦,小天使们新的一年里,也要快乐哦。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