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起弦落

山间有云【叶孤城x晴明】

小天使们看好了cb再入!!邪教不解释QWQ

#避雷注意:叶孤城x晴明
#cb系列 没有明显攻受之分


海外飞仙岛,白云城主叶孤城。

他低声念着,往下拉了拉本就遮着面容的斗笠。斗笠四面都罩着纱,只有面前的短些,露出了下半截脸,唇与侧颊的弧度在纱里若隐若现,仔细看时辨得不清楚,一移开视线又好似能看清。清晨的烟火气越来越浓,街上的叫卖声逐渐清晰,混杂着什么食物好闻的味道。他停住顿了顿,拾起街角孩童玩耍时滚到他脚边的小玩意儿。

分明是木头做的小车,却安上了四个大小不一圆溜溜的木轮。

他忍不住笑了下,蹲下身拿着小车半伸出臂来,准备还给用黑色眼睛好奇瞅着他的孩童。看着他手中的木头小车,躲在孩子群里最后面的一个尚小的孩子被推出了队伍,一步步挪到了他面前。

“大哥哥。”

那个还不及他腰高的孩童抱着木头小车,眸子亮晶晶的,声音软糯,却小得只有他们两个可以听见。

“你的眼睛真好看。”

“噗。”

他隐在斗笠下弯了弯眸子,竖起食指贴近唇瓣。

“这是我们的秘密,好不好?”

“嗯!”

孩童用力点了点头,目送着他走远,匿入来往的人流。其实他想告诉那个大哥哥是真的很漂亮,就像他偶尔早起时看到的澄澈透明的天一样,浅蓝色的。但大哥哥旁边的人怎么冷冰冰的,看起来和大哥哥一点都不一样。小小的孩童坐在角落撑着脸看大些的孩子们玩,想。而且在大哥哥身边的时候可凉快啦。可是,这是他与大哥哥的秘密,谁都不能告诉,他可是很守承诺的。

孩童想着的眼睛很漂亮的大哥哥,顺着人流走了十几步,拐过一条街,转进了一座茶楼。

早上来喝茶的并人不算少,却也不算多,零零散散占了整个一层。他捡个角落里靠窗的位子坐下,斗笠没摘,背的包袱也没放下,全身都裹在布料里,连头发都藏了进去。

茶馆的人们见怪不怪。

天子脚下,人流混杂,谁都说不准刚走的蓝衣青年是哪家的少侠,也吃不透角落里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又是何方神圣。自从那夜月圆后,这个本就客流量大的地方又增加了不少生面孔。又或许,对他们来说的生面孔,江湖上混道的开口就能认出来。这地方,有客就是大爷,谁都不能得罪。正打着呵欠的店小二这么想着,生生把呵欠憋回去,扬起张笑脸迎上去,弯了脊背。

“客官是来壶茶?”

“有什么茶?”

“一看客官您就是新来的。我们这儿的茶水虽然比不得城中央那些名流茶店酒馆,但茶品却是最齐全的。
“我可不说大话,客官您问问去——周遭五十个城县,可只有我们这儿冲的茶最香。您来了可要尝尝…”

看起来面容仍露着稚嫩的店小二说起自家茶楼,总会有种莫名的荣辱与共的归属感浮现在面上,精神气十足。少年时谁都会有个武侠梦,所以店小二对这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好奇得很,更别说这位神秘的客官虽然压低了嗓子,仍然可以辨出来那声音真真是好听。店小二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客人,神采飞扬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儿都说出来,却越说,越觉得遍体生寒。店小二忍不住抬眼,一下就瞧见不远处坐在柜台后的掌柜不满的视线,似是发觉自己说了多余的话,一哆嗦噤了声,只留下句“给您尝尝这儿的招牌”就急忙退了下去。

茶水上得很快,旁侧的碟子上还放了几片糕点。他讶异眨眨眸,抬头望去时正巧看到那店小二可怜兮兮杵柜台旁垂着头,一手拨算盘的掌柜满脸恨铁不成钢,他忍不住扬起了唇。

很是普通的早晨,令初来乍到的他对这个原本陌生的世界加了几分好感。

热伏天渐渐消散,风已经入秋,带了凉意,这种感觉在清晨傍晚更甚。掌心贴着的瓷杯传递暖意,捧起抿一口,热乎乎的茶水裹着香醇敷贴通过咽喉,再回味时唇齿流香。他不禁在渺渺飘散的茶香里满足谓叹声。

晴雨止涟生艳,水漾拂波携岚。
茗沸诞香凝婉,荷开露蕊轻含。

怕是只有水墨间的江南才能寻得这般好茶,仅一抿,便回溯了烟雨中楼台细朦,隔雾遮纱。

“若有幸前去,你所推荐,我可都要寻个遍。”

他放下杯盏,底部轻磕桌面发出细微声响。说书人正一拍惊堂木,说得唾沫横飞。

“众皆知九月十六皇城紫禁之巅一决,叶孤城天外飞仙,四座皆惊。叶孤城,在座的诸位都晓得吧?那是白云城城主,厉害得很。
“但对面儿可是这万梅庄庄主西门吹雪,也不是默默无闻,相反,名气大的很。传闻西门吹雪一年只出门四次,四次剑皆见血。
“可惜啊,叶城主却偏偏是古朝旧裔,就算他能赢得西门吹雪,这叛乱朝野的罪名也好不到哪儿去。…”

他静静听着。说书人讲到这,也禁不住为这位剑仙唏嘘两声,唰得合了折扇。待捧起茶盏不慌不忙抿了口,才在人们的催促里清了喉咙,又沉浸在月圆时的剑影里,仿佛真在眼前擦亮了细细看了全部,说得绘声绘色。

“一位剑仙,一位剑神,哎呦呦,你们可不知道——那交手的时候,可真真算得上是剑光璀璨,气势如虹。这两位绝世的剑客啊。…”

他离去时,茶水尚温,糕点排列于盘内,有了个明显的缺口与些许碎屑。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剑神诛剑仙。”

他只听到了这里,却也完结在这里。

他用半天多的时间弄清了这个世界的时间,背景,还有人物。这是他从未触及过的规则与秩序。随后,他装好足够的水与食物,出了城。

正值夕阳西下,滚圆的太阳被空气炙烤出的水汽扭曲,带着奇异的紫与红。他看了半响,解开松松系住脖颈的带子,将斗笠稍微往后搭些,露出几许银白发丝,开口。

“你该是满意的。”

的确,这结局,他该是满意的,该是魂魄皆散执一碗孟婆汤喝过走了奈何桥再去投胎的,这才是他最好的,所有人默认的结局。叶孤城想,又下意识去抚腰侧的剑,却抚了个空,他看了眼呈现半透明状态的手,终于叹了第一口气。而不是仿若什么怨灵一般只能在人身边,寸步不能离。

即便对阴阳术的造诣登峰造极如晴明,他也对因护着博雅而落入阴界裂缝而跨过了世界的情况惊异了几分。更不要说现在他身上预备的符尽数投入了与被阴气污染一众的战斗,最后的一张蓝符竟唤出了这个世界在阳间残留未超七日的魂。

或许他应该庆幸自己降落的地点在一片树林里,旁侧传来血腥气息的就是一大片未掩盖好的死亡场?晴明苦笑着,也叹了声气。

不论如何,他总归是要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存下去的。况且那个魂…。晴明微顿,侧首便瞧见那白衣束黑发的魂正讶异打量着自己,眉宇间是浅显的疑惑。

或许是因世界改变而扭曲完善了的契约规则,晴明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脑海里便浮现出仿若剑划铁铸的叶孤城三个字,与之而来是句诗,透着无边落寞。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白云间。谁又能,又会知晓云是从何而来,往何处去?谁又有耐心去听一片云的故事?天高不胜寒,万仞处余下的皆是无边寂寞了。

叶孤城对鬼怪诡谈之类的事本是不信的,现在却由不得他不信。只因他现在是鬼,为魂了。还被一个…道士?他的目光在晴明异于常人的银白发丝上停留片刻。分明正值青年,若不是天生如此,怕不是修了甚么隐世的功法,今日入红尘的机缘了。而他该如何?若问叶孤城这一生有没有放不下是事,他想了良久,终会摇头。有一城信仰他的,他护过的子民,有一个能称作朋友的陆小凤,有一个敌人西门吹雪,足够。在死前已窥得西门吹雪破境的端倪,他再没有甚么遗憾。现今该如何呢?

叶孤城的沉思被一只伸过来的手打断。骨节分明,指尖修长,却不是摸过剑的手,手的主人也不是此世人。拥有银白发丝的晴明冲他伸出手,含着像是无奈却安定的笑。他说。

“以后,我们两个人,多请教了。叶孤城。”

叶孤城忍不住做出了他平日里绝不会做的动作--他扬起些唇。开口。

“安倍晴明。”

是承认了。

END

————
求你了吃我邪教安利。xxx
cb系列。
谈情不谈爱。
液。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