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起弦落

无趣.4【all晴明系列】

#失踪人口…
#↑就上来水一发。x
#严重ooc
#第二部分 开始

茨木童子

无趣。

黑焰灼热燃于掌心,顿时爆出强大妖力引得周身都漾出圈儿明显气浪夹杂碎尘,未等散去,他只俯身一膝着地,无臂之袖直直插入幽冥唤出那鬼手来袭击对方,画面定格在那人讶异的神情上。

全灭。

完美的一击完结,暴击皆出。

他却丝毫腾不起什么兴奋。

茨木发觉生出的这股莫名其妙的情绪是在那个唤出他,名为安倍晴明的阴阳师答应应邀去退治妖怪的时候冲破心房的。或许还要带上些不安。突兀的不安。

匆匆从场上撤下,同一场的其余偏辅助类式神全都围到了那阴阳师身边儿,吵吵嚷嚷的声音传来,却可以通过他们面上的担忧不难看出是叮嘱。

他硬生生挨下脚步杵在远远的原地看着,竟也耐到了那白发阴阳师安抚好一众式神令他们先回去。

如在庭院里那般悠闲,平日里便狡黠如狐的阴阳师信步踱来,唇角笑意由展开的扇面半掩,眼波流转时,眼尾那抹殷红便愈加鲜明起来。

茨木只觉得喉间一哽。似什么鳞状物噎着,吐不出咽不下,令他想要令喉结上下滚动得以缓和片刻。只是几步之遥,他半眯起在无云时光线照耀下仍澄澈发亮的鎏金色眼眸看去,竟觉得远。

远。风扯的太远了。

春末时气候由温湿渐蒸发出水分酝酿燥热,风便储了不少凉意。拂面盈袖,越过水蓝狩衣的衣摆,穿插入带银光的白色发丝,一缕缕扰乱又令其敷贴。鹤纹也像活了似的,盛着风,一鼓一鼓,是要离去的姿态。

远。晴明他怎么还没有过来。

茨木在这充斥满心神的莫名情绪里又滋生出几分阴暗。烦躁。不安。不知是何处惹着了他的火气,或者只是因为手臂被砍的事而腾起的恼,亦或是拥有一段名为大江山退治的黑暗血腥记忆。他觉得闷。觉得烦。却说不清。也不想说。

所以他只是迎着那阴阳师简简单单地一抬臂,相比起巨大鬼手而言莫名小了许多的阴阳师便被揽住了腰肢。
他感受到掌下由衣料包裹的过于纤细的腰肢,感受到属于人类的温热身躯微僵,也看到面前阴阳师微怔的神情。

如雪似水的冰蓝色瞳孔里却没有半分厌恶或抵制,哪怕是一点恶意。

有的只是温和。还有一点茫然与关切。

不知为何,他突然松了口气。

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茨木直直看向那阴阳师,低了声,开口时仅余沉稳,尾音带丝丝的哑。

“晴明。别去。”


————————
我家茨木大佬
话不多,宠晴明宠得没边儿
偶尔也撒娇【?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