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起弦落

【狗晴/all晴】饮鸩止渴.三

#想不到吧 又是我
#意不意外 惊不惊喜
#继续花式ooc
#可以吗 开始了?



5.

“大天狗。”

起先的话语生硬无比,带着已经稍微平复的喘息。开口的人或许是刚刚赶到这里,狭小而简陋的空间在霎时充斥进了雪花的气息。他嗅觉极好,甚至察觉到了一丝的梅花香,却也只是能在关合门的一瞬。

“两包海洛因,七包冰毒。哪里来的?或者说,作为一个毒贩,你还藏了多少?”

措辞很清晰,犹带着三分警惕,耳生得很。只是那人,或许本身就是个温柔的人,语气冷凝起来时,却只听得出这般凉薄气息,倒是算得上悦耳。

他漫不经心地垂下眼睑遮挡些强光,已经无言到说不出半句话。

“大天狗!”

换了个更为急躁的声音冲击耳膜,但人影却因为太过刺目灯光而模糊不清,他不由眯了眼辨认,也只能认出一堆纸片人的剪影,重叠得怪诞。额上的汗水滑进眼眶,手被拷在椅子上无法动弹,眼球蛰得生疼。

人影们在窃窃交谈,接着是那个谁使劲拍了桌子,听这声音,手心都疼。暗自咂舌时,灯盏仿佛也被吓了一跳,再也忍不住黑暗压的重负,摇晃着响起刺耳的吱呀声。

借着这一闪而过的,对他来说宝贵无比的黑暗,他眨眨眼,终于摆脱睫上似坠未坠的汗,却撞进了一泓水里。

是蓝色的,仿佛从地底看海水的最上层,颜色澄澈无比,因风而稍有波澜缓慢呼吸着,带起的点点荧光梦幻至极,像极了小时候恐惧的模样。

不允许拒绝的细小气泡簇拥着中间充斥氧气的巨大气泡,变换形状从他的体内被海水压出,口鼻无法呼吸,水层层叠叠涌入身体里,在夕阳奇异的海底,沉重又轻浮。

铁门似乎生了锈,经久未修的嘎吱声刺得脑皮发麻。
大天狗不禁佩服自己在这狭小空间,在这铁栅栏后面,在面对眼前自以为厌恶的警察面前,还会毫无顾忌地走神。

虽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但要是真能被问出什么东西,他怎么可能还会在这个城市里出现。

所以今天的审讯,大约也只能依旧到如此,不了了之。

又是日常的一份空白报告,毫无新意。萤草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意义。要不是会被上面检查,她直想撂担子不干。他那么讨厌毒品,还会被查住。有几张纸掉到了地上,她叹口气,捡起来嘟囔着抱怨。

问题就是他为什么而贩毒。与她一直搭档的觉也绝望极了,随手把被她弄坏的第三支笔扔进废纸篓,开始收拾用具。

又是乱糟糟的声音传来,大天狗扯出丝冷笑,完整隐没在阴影里,谁都没发现。有人迈步进来,却没有让他正好数完熟悉的步数,不禁诧异。似是隔了几秒,又接着迈上半步,那人终于站到了他身侧。依靠已经被捂热的椅背抬首望去,他掩好一瞬的惊艳。

6.

出来时雪还没有停。

大楼前两侧种的梅花已经顶着纷纷扬扬的大雪开放。品种优良的梅花,花瓣渐次打开,绒绒的蕊中即便落了雪粒,也显不出来,像极了一团团火,或是燃烧的血,喷薄而出生命力,令人在看到时都升腾出一股没有源头的希望来。

约莫是体寒的原因,他相比常人要怕冷许多。即便是系紧了金橙色围巾,还是有风从颈后细缝里溜进来,让他打个激灵,不由把围巾又向上拉了拉遮住半面。

在旁边的源博雅看他捂得严严实实,差点笑出来。不论冬夏,源博雅的着装一如他本人,简单明了,却好像也从来没有改变过厚度。这会儿,源博雅凑近他,还故意伸了手去贴他的脸颊,吓得一心只想快点回家的他差点儿跌入人怀里。

“博雅——”

他有些羞恼,撑着他的肩膀站稳了就仰头准备讨个说法。或许是手太凉,源博雅觉得他仿佛触到了一块暖玉,一时竟有些放不开。直愣愣对上他的目光,他不由轻咳一声只推着他向前。

“快走快走,待会雪下大了。”

雪真的大了。由细细的雪沙变为鹅毛,同样飘逸旋转着落下。到地上时便润湿了街道,来不及融化的雪淤积在路沿街角,被氧化成黑色,又经过暗无天日的碾压,泥泞而潮湿。

他轻呵出团白气,由冷暖气流交汇诞出的产物,被他用掌心拢起汲取暖意。

这个冬天很冷。但不论天气如何,总有该办而未办的事堆积,况且他又是因那件事被青行灯亲令调动到这个岗位,初次接触难免会有不适应。

好比他一来就碰到的这件事,一件令人无从下手的案子,关于被这个名叫平安的城市明令禁止的东西。他被推着接受下,不得不耗费精力与脑力担负起重任去寻找与案件有关的当事人,或者嫌疑犯。

他刚得到每周日常的诡异的一次提点的人物的名字,便匆匆赶来观赏了最后惫懒的落幕。似乎所有人都在期待着结束,却又不能这样无所事事,只能色厉内荏得训斥或要挟。威逼利诱,他们玩儿得很是熟练。

大天狗估计也厌倦了他们。

他想。

或许这代表着我可以近距离得接近,也方便展开探索。

他将手伸入口袋捏起那相对棉服来说薄薄的一张纸。很轻,他摩挲了一下,又将手拿出,再哈上一口气向前。鞋底因长时间蹭着雪面,有些滑,却也清晰传出蓬松层雪被蹂躏的嘎吱声。

在这个由小镇扩建到小城,又发展为城市的地方,他翻阅一条条法规时,便注意到了经过反复说明提醒的一众物品。关于它的禁止法令数不胜数,年年重复。

覆平安。很诡异的名字,是这个城市自给自足,只售不固定的几个地点,除此之外不销外地的毒品。

案宗上已经记载了不止一件事故。

他低头用哈气将指尖吹成红透的模样。

今年的冬天,可真冷啊。

————————————
中考第二弹。
狗子和晴明都是天使。
愿晴明保佑我的中考。

评论(2)

热度(33)